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
W020110719584881254393.gif
您目前的位置:佛教在線>首頁 > 視點·觀點 > 觀點內容

本性法師:白圣長老與近現代中國漢傳佛教教育之發展

2019年05月30日 10:22:00 佛教在線 點擊:0

編者按:2019年5月27至29日,世界佛教華僧會第十一屆執行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在金門召開,并舉行“如何提升僧伽的素質"座談會。福建佛學院院長 本性法師在座談會上以“白圣長老與近現代中國漢傳佛教教育之發展”為題發言。

本性法師獲頒獎狀

白圣長老與近現代中國漢傳佛教教育之發展 

福建佛學院院長 本性法師 

白圣長老是二十世紀中國漢傳佛教發展之重要人物,其承先啟后,上承近代漢傳佛教界領袖圓瑛大師,下啟臺灣悟明、了中、凈心、凈良諸長老,對推進中國漢傳佛教之發展有著突出貢獻。20世紀中葉,包括白圣長老在內的一批高僧大德來到臺灣,將近代漢傳佛教發展的成果帶到寶島,為后來寶島臺灣佛教的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佛教教育便是其中之重要內容。而今,繁榮的佛教教育已成為臺灣佛教蓬勃發展的一個顯著標志,不僅建立了系統化的佛學院教育,同時還興辦了如玄奘大學、華梵大學、佛光大學等具有一定影響的綜合性大學。身處21世紀,我們回望過去,可以看到白圣長老及其領導的臺灣中國佛教會,在這一過程中發揮著重要影響。今年清明,慚愧本性,回山祭祖,于常熟興福寺為歷代祖師上香掃塔,其中,就有白圣長老。當時,就想為月霞長老、白圣長老的教育思想寫些文章,現就應邀來金門參加為紀念白圣長老而召開的“如何提升僧伽內涵”研討會,深覺感應。在此,筆者就白圣長老與近現代中國漢傳佛教教育之發展的幾個方面,作些探討,意在啟迪今人:新時代的佛教教育既要有僧格教育,也要有人格教育,更要有國格教育,傳統性、現代性、國際性作為佛教教育的三個屬性缺一不可。 

一、20世紀中國漢傳佛教的教育改革浪潮 

佛教,其本質就是教育。自佛教傳入中國后,佛教教育便伴隨著教義的傳播逐漸取得發展。從譯場教育,到叢林教育,再到近現代佛學院教育,佛教教育模式隨著時代的發展和文化的碰撞,不斷作出積極的有效回應,其變革中承載著僧伽對于時代使命的偉大擔當。佛教的發展與國家的命運緊密相連,近代中國佛教教育的大發展,與近代以來中國先進的知識分子對民族覺醒的探索,也是步調相一致的。簡言之,近現代中國漢傳佛教教育的發展可分為兩個階段。 

(一)20世紀上半葉的探索期 

20世紀初,詩僧笠云長老、華嚴僧月霞長老先后創辦湖南僧學堂、上海華嚴大學,(后遷常熟興福寺,易名法界學院),成為佛教教育改革的嘗試,積累了有益的教育經驗。而后一批具有遠見卓識的高僧大德,先后創辦武昌佛學院、閩南佛學院、漢藏教理院、上海楞嚴專宗學院等,聲勢浩大,將佛教教育逐步推向近代的洪流。這一時期,中國各地紛紛創辦佛學院、佛學研究社、僧學堂等僧伽院校,培養出一大批優秀的僧才,為其后佛教教育之繁榮奠定了基礎。雖然由于當時佛教界的局面和國家的局勢,限制了佛學院活動開展的規模和持續性,但佛學院之辦學理念,由這一時期的探索實踐而日益完善。 

(二)20世紀下半葉的繁榮期。 

20世紀50年代以后,兩岸佛教教育沿著前輩的成果進行自身革新和高速發展的歷程。這一時期的佛教教育較此前來說,有幾點非常值得關注。其一是規模發展迅速,如1956年成立的中國大陸中國佛學院集合當時的資源,是當時規模最大的佛教教育機構之一,而發展至今,兩岸佛教界蔚成規模、生源穩定的佛學院已著實可觀,為中國漢傳佛教教育事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其二是教學系統更加完善,如大陸地區佛教教育以中國佛學院為中心逐步建立了初、中、高級佛學院三級互相銜接又各有側重的教學體制,寶島臺灣的圓光佛學院、中華佛學研究所,佛光山叢林學院等已建立由遍布海內外的國際教育體系。其三是社會影響不斷擴大,如中國佛學院培養出的一些優秀的法師活躍于國內外佛教界與大學,又如臺灣地區佛教教育的學歷化促進了佛教教育與社會教育的接軌,臺灣佛教界創辦的私立大學也在社會各界得到了較高的認同。 

中國漢傳佛教教育事業的發展并非一蹴而就。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同樣,推動佛教教育的發展,也離不開歷代高僧的努力。佛教教育的目的之一,就是培養化導眾生的教化者。通過佛學院一代代的傳承,昔日佛學院的受教育者已成為今日佛學院的教育者。此時,我們回顧先代高僧大德對佛教教育的立愿和發心,是非常有意義的。 

二、白圣長老對漢傳佛教教育改革的貢獻 

白圣長老于1904年出生于湖北應城縣,俗姓胡,受母舅影響自幼向佛,后展讀《韓湘子寶卷》而頓生出家之念。1921年投安徽九華山,禮陜西大香山龍嚴和尚落發,法名東富,號白圣;旋依九華山祇園寺妙參和尚座下受具足戒;后于1937年正式接法于圓瑛長老,為臨濟正宗四十一世及曹洞正宗四十七世法脈傳人。1949年以后,以臺北十普寺為中心弘法于臺灣,期間領導臺灣中國佛教會三十余年,對于臺灣佛教的發展有著不可忽視的影響。1989年圓寂于臺灣臺北市,世壽八十六歲,戒臘六十九年。1991年,建塔樹碑于常熟興福寺后山。白圣長老一生身處在世界局勢的快速發展和東西方文化的沖擊動蕩的二十世紀,其一生對佛教的貢獻正是對時代的回應,其中即包含傳統叢林教育向與時代同步的佛學院校教育的轉變。白圣長老推動中國漢傳佛教教育改革的實踐也可以從以下五個角度來看。 

(一)學修與傳承 

白圣長老出生于東方與西方文化交鋒、傳統與現代文化沖擊的清末民初,其學修經歷既包含了傳統的叢林教育,如其師尊圓瑛大師一樣,也響應了新興的佛學院教育,為其后來的佛教教育思想奠定了基礎。在傳統叢林教育上,白圣長老掩關閱藏于武昌洪山寶通寺,先后親近度厄、慈舟、智妙、來果、圓瑛等諸尊宿,多方請益,扎實參學。在佛學院教育上,白圣長老學教于上海法藏佛學院,后出任上海圓明楞嚴專宗學院教務主任、上海靜安佛學院副院長等職。其中,圓明楞嚴專宗學院為圓瑛大師所創辦,圓瑛大師在近代高僧中以擅于講經著稱,于《楞嚴經》研究尤深,有“楞嚴獨步”之稱,白圣長老隨侍圓瑛大師期間常隨師講法弘化,時常升座代講,得其傳承,被嘉許為楞嚴后繼第一人,故得以執掌教務。這些經歷,均是白圣長老日后在臺灣推動佛教教育發展的重要因緣。 

(二)領導教會與傳戒活動 

白圣長老的嗣法恩師圓瑛大師曾連續數屆任中國佛教會會長,后又成為中國佛教協會首屆會長,是中國近代佛教著名領袖。白圣長老追隨圓瑛大師于中國佛教會任事,參與佛教會弘法事務,多有所得。戒律方面,白圣長老從九華山祗園寺圓戒,后曾應邀至武漢九峰律學院講《梵網經》《比丘戒》。渡臺后,白圣長老領導臺灣中國佛教會三十余年,通過建立規范傳戒、重振戒律制度、建立僧伽教育為核心,去除日據時期的佛教負面影響,安定和整理臺灣佛教界,使正統漢傳佛教的傳統在臺灣地區重新建立。這些舉措,尤其是傳戒活動,將白圣長老的理念通過眾多戒子散播各地,成為臺灣佛教后來持續發展乃至走向世界的重要基礎。 

(三)創辦佛教院校 

白圣長老自協助圓瑛大師創辦圓明楞嚴專宗學院起,便一直將佛學院教育作為佛教事業一重要項目加以重視。1946年,白圣長老出任上海靜安寺監院,以副院長身份實際管理靜安佛學院,期間擴充師資力量,圣嚴、了中諸師當時均在靜安佛學院研讀。1954年,白圣長老應臺中寶覺寺請就任臺中佛學院院長,一切依上海圓明楞嚴專宗學院成規辦學,后由于因緣不契而辭去。1957年于臺北十普寺創辦三藏佛學院并任院長,首屆學生達五十人。1960年于臺北臨濟寺興辦中國佛教研究院。1969年被聘為馬來西亞佛學院副院長。這些佛學院招收青年學僧,培養了眾多佛學人才,建樹良多。 

(四)成立國際性團體與機構 

白圣長老極富國際性眼光,對中國漢傳佛教走向世界功勞甚大,發起推動成立了一系列國際性團體與機構。1965年,白圣長老于臺北發起創立寶島臺灣世界佛教華僧會,后于1970年、1981年、1986年分別在香港、臺北、曼谷舉辦世界佛教華僧會第二、三、四屆大會。1967年,白圣長老推動寶島臺灣世界佛教僧伽會成立,并在科倫坡召開的首屆大會上當選為副會長,1981年榮膺會長。此外,白圣長老多次率團到東南亞、東亞、南亞各國宣揚中國漢傳佛教,開展國際弘法,并榮膺馬來西亞檳城極樂寺方丈,所至之處,廣受禮遇。 

(五)佛教大學的愿景 

白圣長老很早就主張并著眼于創建與社會大學同等效力的佛教大學。在1946年任上海靜安寺監院時,白圣長老將靜安寺原有的南翔靜安鄉村小學進行整頓,更新設施,增聘師資,學生由五六十人增至二百余人,并計劃收回靜安寺場土地改辦靜安大學及靜安農業職業學校,惜未成功。晚年,白圣長老再次有籌建大學的意愿,1982年臺灣中國佛教會代表大會通過創辦佛教大學的提案,1987年開始實質的建校工作,至1989年白圣長老至圓寂前,他還始終關心佛教大學的籌款等事宜。后幾經波折,玄奘人文社會學院在1997年正式成立于臺灣新竹,并于2004年改制為玄奘大學,使白圣長老之愿景得以圓滿。 

三、白圣長老佛教教育思想及實踐的特點 

白圣長老的一生貫穿二十世紀漢傳佛教的發展歷程,不僅對臺灣地區佛教的發展影響深遠,對于整個中國近現代漢傳佛教的發展也有很大的啟迪作用。作為圓瑛大師的重要弟子,白圣長老、慈航菩薩、明旸禪師、趙樸初大德均不約而同地將佛教發展的重點放在了佛教教育,可見其對漢傳佛教發展之重要意義。如:慈航菩薩創臺灣佛學院、明旸長老歷任中國佛學院靈巖山分院與上海佛學院之院長、趙樸初大德為中國佛學院及中國佛學院棲霞山分院之院長等。從結果來看,漢傳佛教教育的繁榮發展也是上世紀后半葉以來最為突出的成就之一。白圣長老佛教教育思想及實踐的特點,可列為以下三點: 

(一):守望漢傳佛教的傳統性,注重僧伽僧格養成。 

白圣長老注重對僧格之培養,即佛教教育的傳統性。臺灣佛教基礎薄弱,初為齋教等民間信仰的形式,宮廟主持多有帶發修行者,日本占領時期又受到日本佛教肉食娶妻等不良影響。白圣長老入臺之后,首要之事即透過建立傳戒規范,堅持以戒為師,將宏揚戒學作為僧才培養的核心。在實際教學中,白圣長老堅持領眾熏修,按制結夏安居,帶領新戒弟子行托缽乞食等古風,其以身為范的方式顯然是對傳統叢林教育優勢的一種延續。白圣長老主持參與臺灣傳戒二十余次,終使漢傳佛教的傳統在寶島臺灣得以根深蒂固,奠定了臺灣僧尼僧格之基礎。原本白圣長老還擬于1989年與明旸長老、覺光長老擔任三師,回上海龍華寺傳戒。三人同為圓瑛大師法子,分別于大陸、臺灣、香港弘法,共襄戒會可說是極為殊盛,惜由于白圣長老身體原因未能成行,但如今兩岸三地合作傳戒也是屢見不鮮,可告慰白圣長老之弘愿。 

(二)接納佛教教育的現代性,注重僧伽人格的養成。 

白圣長老注重對人格之培養,即佛教教育的現代性。白圣長老曾表示:“我們今后亦宜采取現時代的教育方式,教育僧尼,造就他們與普通一般國民教育程度相同。將來才能立足于社會,而為社會服務。”白圣長老還針對佛學院教育,希望能由佛教界本身創辦包括小學、中學、大學在內的各級學校,使僧尼可以得到與一般國民所受相同的教育,因之而有玄奘大學之緣起。在白圣長老的設想中,“在省都地方設佛教大學一所,省會地設佛教中學一所,各縣得設佛教小學一所”,“凡在大都市的大寺廟,得設佛教研究院一所,專供高尚智識僧尼及社會一般學者作佛教文化的研討,以便將來把佛教濟人濟世的真正精神,反映到一般社會上。”此外,白圣長老同時還關注在臺灣人數上更多的尼眾教育,強調“女眾由尼眾教導”的原則,希望比丘尼同樣也要承擔起住持正法久住的使命。其教育理念被早年畢業于三藏學院的悟因法師承襲,于1980年秉持白圣長老理念創辦了香光尼眾佛學院,現已成為臺灣頗具影響的尼眾佛學院。 

(三)傳承佛教教育的國際性,注重僧伽的國格養成。 

白圣長老注重對國格之培養,即佛教教育的國際性。愛國家才能愛世界,愛世界才能更好地愛國家。文化是國家的本,中華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根,白圣長老對中華民族與中國的認同,不僅體現在日常言行,更體現在理念與文化上。在上海時,他創辦佛教光明廣播電臺,開空中弘法之先,侵華日軍要求他播些有損中國政府的言論,他拒絕執行,日軍嚴逼,無奈之下,他將電臺設備全部焚毀。在臺灣時,又堅持去日本佛教的弊端。當然,堅守漢傳佛教傳統,不等于完全排斥其他。中國佛教界要在世界佛教的傳播中做出突出的貢獻就必須兼容并蓄,且要南北傳佛教交流,東西方文明對話,需要大量培養留學僧才,并更加積極地去運用僧才。白圣長老曾親自前往泰國摩訶朱拉隆功佛教大學和皇冕佛教大學訪問,這兩所學校分別為泰國佛教大部派和法相應派創辦,為僧侶提供宗教和世俗的教育,后來慢慢有世俗學生前來學習,兩所學校的畢業生漸漸被泰國和國外的大學認可。白圣長老對兩學校的辦學多有參考,與泰國佛教界建立友好聯系,議定交換學僧等協議,并親自前往送傳諦、會觀等學僧赴泰留學。至今,臺灣高雄光德寺還與泰國朱大聯辦凈覺大學,我想,便是這一傳統的傳承。白圣長老還多次赴各國弘化,宣講佛教教育與培養僧材的重要性,尤其在東南亞地區影響廣泛,并曾擔任馬來西亞佛學院首屆副院長。此外,白圣長老成立或參與了眾多國際性團體。白圣長老的這些舉措對于中國漢傳佛教在國際影響力的擴大也起到重要的作用。 

經過二十世紀的百年發展,傳統叢林教育與現代學院教育相結合的佛學院教育,成為了中國漢傳佛教教育的中堅力量,早已不再是新鮮事物。從佛教的本位出發,教育就是傳授佛法與學習佛法,以及學習國內外的先進理念和知識,以更好地傳播佛法,服務國家,貢獻社會。中國是世界上佛教信仰者最多的國家,是佛教教育的大國。中國漢傳佛教之發展,依然在于培養僧才,以及更加積極地去運用僧才。臺灣佛教教育之發展,在中國漢傳佛教界中是頗有特色與經驗的,非常值得大陸佛教界學習和借鑒。但同時,臺灣佛教教育表現出的偏重現代性、國際性的現象,也是非常值得反思的。白圣長老對佛教教育傳統性、現代性、國際性并重,并以僧格、人格與國格培養兼具,且以僧格之培養為首要位置的教育理念,依然對當前以及未來佛教教育的發展有著深遠意義。 

慚愧本性,有緣于1996年接法圓瑛大師高足明旸長老,從法脈上說,白圣長老可謂本人之同門長輩,其對佛教教育的重視,對本人來說,啟迪甚大,對本人正在進行的佛教教育事業,也頗有參考作用。慚愧本性,福慧不足,但愿遵循歷代高僧大德的法足法印,做好佛教本職,辦好佛教教育,做個佛教文明猶其佛教教育的守望者,守正開新,不忘初心,奮力精進! 

(文章來源:本性法師在金門舉辦的“如何提升僧伽內涵”研討會上的發言)。 

 

本性法師獲贈墨寶

合影

歡迎投稿:

Email: [email protected](國內)  [email protected](國際)     在線提交
QQ:983700265    電話:010-51662115轉8005      論壇投稿

免責聲明:

1.來源未注明“佛教在線”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佛教在線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2.文章來源注明“佛教在線”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佛教在線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打印】【關閉

要 聞

更多>>

投稿:010-85285027   信箱:(國內)  (國際)   QQ:2326936829

傳真:010-51662115轉8013    客服信箱:   客服電話:400-706-8559   客服QQ:847698935   在線留言   

吉祥寶塔迎請:15117935615   010-51662115轉8026  010-51656995

祈福   佛教在線(www.bgseit.tw)網絡聯系人:子桑   聯系電話:010-85285027

辦公地址:北京朝陽區外館斜街甲1號泰利明苑  郵編:100011  乘車路線及地圖

網站地圖  義工報名  QQ:847698935  QQ群:21264446  招聘   技術支持:010-51662115轉8023

京ICP證020416號-14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4359號 Copyright ©1996-2012 佛教在線版權所有

六合图库35